1. <rt id="hoz3o"><optgroup id="hoz3o"><p id="hoz3o"></p></optgroup></rt>
      <rt id="hoz3o"><meter id="hoz3o"><p id="hoz3o"></p></meter></rt>
    2. 貧困地區農村衛生室運行困境與建議

      編輯:來源:1394人閱2021-04-21 15:37:54

      貧困地區農村衛生室運行困境與建議

       

      九三學社贛州市委員會副主委、贛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劉建生說,近幾年,各級地方政府大力支持農村衛生室建設,衛生室硬件條件有了顯著提高,鄉村醫生工作環境有了顯著改善。但目前貧困地區農村衛生室的運行狀態仍然不理想,沒有充分發揮其應有的基本職能。

      調研走訪的于都縣銀坑鎮6個貧困村(汾坑村,漢田村,周新村,謝坑村,冷水村,松山村,其中汾坑,漢田,周新,松山為深度貧困村),各村均有一所近年新建的標準化村衛生室,面積不少60平方米,配有診室、治療室、留觀室及藥房等四室獨立并掛牌,另有污物分類處置間,房間寬敞明亮。藥柜中成藥、西藥分類整齊擺放,種類約為3050種,基本為覆蓋常見病的國家基本藥物。每位村醫配有現代化辦公桌,并人均一臺工作電腦。每個衛生室配有一臺打印機。每個村衛生室,均配置有鄉村醫生,一般為12名,最多的4名,均在崗在職。雖然村衛生室醫療設施完善,藥品齊全,醫務人員充足,但是所有受訪村衛生室均存在門診量少,運行效率低的普遍性問題。數千人口的行政村,日均門診量最高為34人次,低者甚至只有幾日才看一個病人,衛生室基本上形同虛設。造成如此現象的原因在于

      一是村醫缺乏保障,工作積極性低。目前鄉村衛生室的運行模式為,政府提供良好的醫療場所、醫療設施,村醫以自收自支的形式來開展日常的醫療行為。在實行藥品零差價銷售前,村醫的收入和鄉鎮衛生院的醫生一樣,主要依靠以藥養醫。兩級醫生的工作積極性并無明顯差別。但在實行藥品零差價銷售后,鄉鎮衛生院的醫生工資、獎金及養老等,都由政府財政全額撥款保障,鄉村醫生卻沒有同等的待遇。沒有相應的經濟補償機制,來保障其日常生活和養老。其主要收入來自轄區內村民的公共衛生服務補貼。在轄區人口多的村衛生室村醫,收入可能過得去。但對于轄區人口少的“小村”的村醫,其收入連生活也難以為計。因此,收入沒有保障,養老沒有保障,是導致很多村醫工作積極不高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二是村醫老齡化嚴重,后繼乏人。我們此次走訪的6個村衛生室,村醫年齡在5269歲之間,年齡嚴重老齡化。按照公立醫院的標準,絕大多數村醫達到退休年齡。但是他們仍然堅持工作崗位。一個重要原因是后繼乏人。所有受訪村醫均表示,希望有年富力強的醫生能夠前來接替自己的工作崗位,希望政府提供養老保障,自己可以安心退休。但目前的情況是:年輕一些,技術相對好一些的鄉村醫生,都往鄉鎮衛生院以上的醫院發展。而醫學院校畢業生因地方偏遠、條件艱苦、待遇差等多種客觀因素,不愿來到農村衛生室工作。

      三是村醫業務能力偏差,缺少培訓機會。數千人口的行政村,日均門診量僅為區區幾人次。其主要原因是,絕大部分村民,對本村村醫診療水平的不信任。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,廣大人民群眾對醫療服務質量的要求也不斷提高。原本像感冒、腹瀉等一些常見小病,可以就近在村衛生室處理。卻因為村民憂慮本地村醫診療水平,而舍近求遠前往鄉鎮及以上醫院診治,導致醫療資源的大量浪費。受訪村醫普遍為助理執業醫師,僅1人為主治醫師,文化程度普遍偏低。與擁有更高學歷和職稱的鄉鎮衛生院醫生,他們明顯處于劣勢。受訪中,他們普遍認識到不斷進行業務學習的必要性,也強烈表達能夠得到充電的機會的愿望。希望衛生行政部門或業務指導醫院,定期組織醫學理論知識和臨床技能的培訓,形式可以集中培訓,或上門指導,頻率每月一至兩次,時間3至7天。

      為此,建議

          1.加大財政支持力度,參照鄉鎮衛生院,對村醫的工資和養老提供保障,改變自收自支運行模式,采取按工作量付酬形式。讓村醫安心堅守工作崗位,提高工作積極性,為轄區農村居民,尤其是貧困人口提高基本醫療衛生服務。

      2.重視鄉村醫生人才隊伍建設,建議醫學院校設置相關專業,定向培養鄉村醫生。同時各級衛生行政主管部門,建立健全鄉村醫生晉升制度,制定針對鄉村的待遇優惠制定和政策傾斜支持,推動年輕醫生前往鄉村扎根。

      3.建議完善各級醫院對鄉村衛生室幫扶制度,可以采取專家上門巡診,上門授課,村醫集中定點定期培訓等多種靈活形式,提高鄉村醫生業務水平和臨床技能。


      足球比赛押注平台推荐